河北快三开奖记录

冀風平安

崇尚科學、關愛家庭、珍惜生命、反對邪教
專題摘要:一天一個愿望,樹立科學新風尚;一天一個夢想,拒絕邪教防侵害;一天一個景象,和諧世界齊分享。
評論

揭開“全能神”邪教真面目 邪教據點覆滅記

來源: 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: 2019-04-16 11:08:28
【字號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色)

  “‘全能神’太坑人了!太坑人了!”日前,48歲的張華(化名)走出法庭,捶胸頓足,熱淚盈眶。她的這一聲哭訴,是對過往12年“信徒”歲月的悲嘆,是對廣大執迷不悟者的呼喚。

  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,1993年由趙維山創立,長期打著基督教的旗號,散布歪理邪說、騙財害命,部分“全能神”人員還集體圍攻黨政機關,暴力抗拒執法,嚴重危害群眾生命財產安全,嚴重危害社會穩定。2017年以來,黑龍江警方破獲一起在東北地區流竄的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案,一舉摧毀該邪教組織的東北牧區決策層,成功抓獲一大批犯罪嫌疑人,教育轉化一大批“信徒”。今年7月31日起,黑龍江省大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這起“全能神”邪教人員組織、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案件。

  “全能神”是如何一步步蠱惑、控制廣大群眾的?它造成了怎樣的社會危害?日前,記者奔赴黑龍江哈爾濱、大慶等地深入采訪調查。

  借宗教之名逐步實現高度的精神控制,進而破壞家庭、大肆斂財

  張華,個頭不高,口齒伶俐,透著一股機靈勁,本在老家黑龍江黑河市經營一家理發店。然而2005年,在同顧客的迎來送往中,“全能神”三番五次地主動找上門,讓她慢慢地中了邪。

  過了半年時間,“末日災難”“基督再次降臨”“基督的第二次道成肉身是女性,名叫‘全能神’”等說法逐漸被張華接受,她的日常生活開始被“全能神”書籍所牽引,與其他信徒聚會時也開始用“弟兄”“姊妹”相稱。“聚會正常了,你就得向神‘盡本分’,一開始是從事一些簡單事務,比如人力傳紙條。并且進入組織或者盡本分時,要寫起誓書,注明如果背叛了神、沒有完成任務,將會遭到什么樣的詛咒和懲罰,比如不得好死、被雷劈、出門被車撞,什么對你最狠或者最重要,就用什么來賭咒,起誓越重越好。”

  慢慢地,“離家出走”成為張華生活的常態,最初是一兩天、一星期,后來是一個月,特別是在2014年山東招遠殺人案發生后,她徹底不再回家了。“根據教義,信徒必須拋棄親情、斷絕聯系,否則不能全身心投入,不能從神那里得到徹底救贖。組織還不允許我們上網、用手機、看電視、住賓館、坐飛機。”張華舉例說,“有次我為了盡本分,一天之內到我的下線家好幾趟。后來走在道上遇見了,裝作不認識。下線的丈夫覺得我很奇怪,實際上這就是組織對我們高度的精神控制。”

  這些年來,張華去過大慶、齊齊哈爾、大連、沈陽、丹東等城市,每次都住在“接待家”里。所謂的接待家,即當地信徒的房子,或者是組織安排其他信徒租好的房屋,每“家”一般住三五個人,鑰匙、餐飯都有專人統一管理。“除了被安排盡本分,我們一般不出門,每星期都在一起聚會,讀教義、做禱告、唱詩歌,相互之間還開展評價與自我評價,不敢有任何私心雜念,不交流其他話題。”張華告訴記者,“根據教義,神做工是不以人的意志為基礎的,你的大腦就是一個臭水坑,你的任何想法都是出自撒旦。而且神不提倡生孩子,因為生孩子其實就是生小撒旦、小魔鬼。”

  與此同時,張華在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的角色也在不斷發生變化,歷任小區代理人、牧區簽證組負責人(幫助信徒辦理出國手續)。“根據教義,信徒還要對‘全能神’講奉獻,說白了,就是要心甘情愿地向組織交錢,奉獻得越多,就被認為是離神越近。有時組織的日常開銷缺錢了,講道員也會把幾個信徒聚在一起,暗示、慫恿他們捐錢。”張華說。

  一邊是對神無私奉獻,一邊是自己節衣縮食。記者了解到,張華等信徒們的日常吃穿非常簡樸,吃的經常是在菜市場撿來的爛菜葉,一些年輕的姑娘長時間不知道水果的滋味,還有一些歲數大的信徒在出門盡本分時寧愿步行、騎自行車,也舍不得花費坐公交車的1塊錢。

  后來,張華成為東北牧區轉祭組負責人,每天和其他4個人一起,按照“全能神的旨意”,把信徒奉獻的錢匯入境外指定賬戶上。其中,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共轉出1.4億元。“奉獻給神的都是祭物,都要嚴格管理,不敢有任何貪念。”張華說,“神是永遠不會虧損的。有次根據指令攜款出國被海關扣下5.3萬元,只能拿自己的錢補上。還有一次一個信徒私吞了86萬奉獻款,我緊張得40多天沒睡覺。后來組織找了兩個‘弟兄’,偽裝成警察,用暴力手段強行追回了這筆錢。”

  采訪中,記者追問,“這些年難道就沒有一絲質疑嗎?”張華舉了兩個例子——

  這些年,“全能神”一直宣揚災難降臨,曾鼓吹2012年12月21日是世界末日。“此前根據指令,我們不分晝夜地散播《話在肉身顯現》等書籍,想拉攏、度化更多的人。”張華說,“等到世界末日的那天凌晨,我早早起床趴在窗前禱告。結果5點多鐘,天微微亮了,再等一會,天亮了!我當時一拍大腿,無法理解,自言自語,‘媽呀,怎么回事,日子還得過呀’。后來神給出的解釋是,世界末日之所以沒有如期而至,是因為我們不虔誠,太急功近利了,我們盡本分時不能認識自己、解剖自己。”

  還有一次是2017年5、6月,“全能神”發出指令,所有離家盡本分的信徒中,50歲以上的、有病的,都要返回家鄉。“我當時47歲,離家這么多年了,離婚了,也沒生孩子,家都沒了,心想過幾年我回家了還能生活嗎?”張華有種被卸磨殺驢的感覺,“事后我才了解到,之所以發出這樣的指令,是因為一個離家出走的信徒生了大病,治病花費了神家一大筆錢,趙維山對此很生氣。他要求所有信徒體檢,有問題的都被他趕回去。”

  張華的離奇故事,只是千千萬萬信徒們的一個折射。據分析,這些信徒以女性居多,文化程度較低,家庭條件一般或者經歷過重大疾病、離婚等變故,還有一些信徒是有信教基礎的,信徒大部分是熟人介紹加入的。

  “‘全能神’對人的蠱惑是層層遞進的。最初宣講的也是基督和耶穌,后來逐漸偷換概念,把人的視線轉移到‘全能神’,強調《圣經》已經過時,‘全能神’的書才是神的最新發表,只有相信‘全能神’才能得到拯救,凡不信和抵制的都將被閃電擊殺。”黑龍江省公安廳辦案民警郭勇勝說,“最初進入門檻也較低,有錢沒錢無所謂,參加聚會也沒有強制要求。但是一旦信奉了,就會被要求為神做工盡本分、講奉獻,并且發毒咒、離家出走等。趙維山說對神不能有半點質疑和背叛,否則就是對神不敬,死后靈魂還要受到懲罰,這種恐懼是難以想象的。由此,‘全能神’實現對人的高度精神控制,讓人無法自拔。”

  形成嚴密的組織體系,并且惡意丑化、詆毀黨和政府的形象

  依法打擊邪教組織,徹底鏟除社會毒瘤,公安機關始終不停歇、不手軟。經查明,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的創始人趙維山(男、1951年生人、黑龍江人)早期信仰基督教,因競爭“三自教會”長老未果,于1985年非法建立“永源教會”,隨后加入“呼喊派”,自封“能力主”接受信徒膜拜。

  “永源教會”被依法取締后,趙維山拋棄家人逃竄至河南、山東等地繼續進行邪教活動,后與比其小22歲的楊向斌(女、1973年生人、山西人,1989年高中輟學加入“呼喊派”組織)結識并同居。自1993年夏天開始,趙維山宣稱楊向斌為“全能神”,是“女基督”,趙維山自封“大祭司”,從而形成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,并發展至今。

  對于這些年鼓吹的邪乎事,趙維山的弟弟說“根本不相信”,姐姐直言“趙維山當年就是一個普通人,哪里是神”,前妻也承認當年幫助趙維山編寫歌曲、忽悠周邊群眾的一些事。早期追隨者郭某某在接受采訪時說,“當年我就納悶,人怎么就突然變成神了?”“這么信下去不行,該種地還得種地,信這個不能養家糊口。”

  不幸的是,就是這樣一個連其骨干人物的至親都不信的邪教組織,反而蠱惑了社會大眾,并且發展成一套嚴密的組織體系。據了解,該邪教組織在中國境內設立10個牧區,自上而下依次還有區、小區、教會等不同層級。同時,每個層級設有文字組、編劇組、電腦組、打假組、事務組等功能組,各功能組接受本級決策組的領導,部分功能組還負責下一級功能組的業務指導。

  “經過縝密研判發現,整個組織有一套嚴密的選拔機制,底層信徒需要經過推薦、答題等諸多環節,才有可能擔任一定的領導角色。”黑龍江大慶市公安局法制支隊副支隊長曹立楠還專門提及“打假組”,一旦有檢舉信徒違規的,該功能組將及時對其進行調查并清理。

  在公安機關查獲的一大批圖書、音視頻等涉案物品中,不僅大肆宣揚要建立屬于神的國度和政權,還充斥著大量惡意丑化、詆毀黨和政府的內容,以此培育廣大信徒的仇恨心理。這些年來,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人員屢屢犯下故意殺人、故意傷害等罪行。

  “以前路上看到警察、警車,心里那叫一個恨呀!去年剛被抓,我腦子里馬上浮現的都是書和視頻上那些黨政機關殘害信徒的場景。”張華回憶說,“一開始我拒絕吃飯,快到看守所了,我又主動要吃的,心想馬上就要接受酷刑了,要做好斗爭準備。”

  “結果一提審,并沒有動刑,反而是一個民警和氣地談心,我當時想這肯定是軟刀子,軟刀子不行再來硬的。”張華說,“我堅持不交代問題,但飲食起居被照顧得挺好。后來民警擺事實,講道理,我也是在被抓后才聽說趙維山這個名字、了解他也娶妻生子的,還有很多事情也是被抓起來才知道真相的。”

  慢慢地,張華開始琢磨起來。“當時我內心非常痛苦,難道我真的錯了嗎?這么多年賴以生存的精神基礎真的就沒有了嗎?我還寫了對‘全能神’的決裂書,結果發現并沒有被詛咒、受傷害。”“再后來,我回到家里,看到天天為我哭泣的母親,頓時覺得我太自私了,太沒有人性了。整個社會也不是像‘全能神’給我們灌輸的那樣。真是太坑人了。”“以前我看到有的全家人都信‘全能神’了,特別羨慕。我沒有拉攏自己的家人,現在想想真是萬幸。”

 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,無論是偵查辦案、還是教育轉化,公安機關面臨的挑戰都不少:“信徒”使用化名,很多人彼此之間也不知道真實姓名;“信徒”拒不開口,要么是因為對“全能神”深信不疑,要么是恐懼毒咒靈驗……在黑龍江省公安廳、大慶市公安局相關警種、部門協同配合下,辦案民警嘔心瀝血,克服了一個又一個困難。

  滿芳(化名)今年剛剛19歲,記者見到她時,她滿臉笑容,完全看不出她曾誤入歧途。據介紹,2014年下半年,滿芳在初中學校附近租住了一間房子,認識了房東的女兒,經常跟隨后者看一些關于災難、世界末日的視頻。“人家連大學都不上了,我再去讀高中也沒什么意思,還不如給神盡本分求平安呢。”滿芳回憶。

  2015年中考結束后,滿芳便離家出走了,先后來到齊齊哈爾、吉林等地,并被安排在視頻組盡本分。“我和其他人一起看經書、唱詩歌,每天編輯視頻也特別認真,一心想著要在災難中生存下來。”滿芳回憶,“神告訴我們,2017年將會有大災難,我每天都在‘扛’,可世界末日根本沒有到來。”

  “被抓后,我一度不說話、態度不好,警察并沒有像視頻介紹的那樣實行暴力。”滿芳說,“他們還送我上學,讓我接觸到外面的人。由于長時間被‘全能神’控制,剛開始在學校我都不懂得怎么與人相處了。后來我慢慢了解真相,才知道自己太傻了。”

   “全能神”像是一場瘟疫,傳播到哪里,哪里就遭殃

  有業不就、有田不種、有學不上、有家不回……“全能神”不僅與基督教的教義背道而馳,連人類最基本的倫理觀、親情觀都嚴重悖離。“它要求信徒必須絕對服從,否則會不得好死;要求信徒拋家舍業,對背叛、后悔的信徒進行殘酷迫害。”黑龍江神學院院長呂德志說。

  在整個案件偵辦中,黑龍江省公安廳主管副廳長始終靠前指揮,親力親為。一次,他在審訊監控平臺看到一個小女孩,才十幾歲,衣裳單薄,目光無神,一句話也不說。“她和我孩子的年齡相仿,大好青春就這么荒廢了。我趕緊拿了一套棉衣送過去,希望溫暖她、拯救她。隨著辦案的不斷深入,我們對邪教愈發憎恨,對信徒們愈發痛心,我們要堅決打贏這場反邪教人民戰爭。”

  采訪中,記者還見到了一個特殊的群體,他們常年東奔西跑、望眼欲穿,他們的親人受“全能神”蠱惑,離家出走,杳無音訊——

  來自廣東的黃日福,兩年多來一直隨身背著尋人啟事、海報、音視頻,一路走一路發,甚至把妻子的模樣紋到自己胸前,“老婆丁偉,你在哪里?兩個孩子正在等你回家。”

  來自安徽的班大合,常年患病卻儼然是一個偵探,無數次跟蹤無數次失望,看透了“全能神”的套路,卻始終找不到妻子出走的路線。他想知道,“兒子的婚姻大事,你真的不管了嗎?”

  來自吉林的楊女士,以前跟著自己的女兒信奉“全能神”,后來不再信了,卻拉不回自己的女兒。如今,她每天都在屯子里的公交車站等著,“5年了,怎么還不回家看看媽媽?”

  來自安徽的宋女士,4年前迎來了寶寶,卻失去了媽媽。4年來,尋找媽媽幾乎成為她生活的全部,為此她加入了好幾個尋親微信群、QQ群,有的群里有上千人,都在尋找因“全能神”而失蹤的親人。

  來自山東的孩子楊某某對媽媽劉再燕的印象只有一個——任何喜怒哀樂都是因為神。“‘全能神’不但沒有給我們帶來幸福,還讓媽媽把我們視為惡魔。我媽媽當年還試圖拉我入伙。”楊某某說,“3年了,我逐漸學會了一件事——忘記過去,也許我的媽媽再也回不來了。”孩子的父親也接受了記者采訪,他帶來了一段全家人錄制的視頻,希望劉再燕早點回家。他說,“‘全能神’真像是一場瘟疫,傳到哪里,哪里就遭殃。”

  ……

  黑龍江大慶公安局的民警李育春從事打擊邪教犯罪工作12年了,“未來,我希望有更多人參與反邪教工作,比如基層黨組織進一步深入群眾,及時發現和解決苗頭性問題;學校進一步加強宣傳教育,引導青少年健康成長,并且實現小手拉大手的效應……我們相信,邪惡終究會被戰勝,迷途的人們總有一天會回家。”

關鍵詞:河北反邪教,對邪教說不

責任編輯:趙文強
河北快三开奖记录 福彩3d就没有稳赚方案了吗 怎么用猿题库赚钱 投必中app 冰球突破按停止 MG娱乐登录 手机上捕鱼赢钱技巧 四肖三期·必出一期香港 手机斗牛牛免费游戏 神器怎么合成赚钱吗 AG电子游戏的爆分技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