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北快三开奖记录

冀風平安

崇尚科學、關愛家庭、珍惜生命、反對邪教
專題摘要:一天一個愿望,樹立科學新風尚;一天一個夢想,拒絕邪教防侵害;一天一個景象,和諧世界齊分享。
評論

“全能神”盯上了哪些錢?

來源: 中國反邪教網 作者: 2019-04-24 08:45:55
【字號: | | 【背景色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色)

  斂財是“全能神”的一個顯著特征。該邪教要求信徒對教主絕對服從,遵守《神選民必須遵守的十條行政》,向“神”“納貢”“獻祭”,繳納“奉獻費”。且在《達到在試煉中站住見證的“十一條標準”》中苛求跟隨者“寧可一無所獲也要為我受苦一生”,謾罵不上貢的信徒“沒有人性,與魔鬼撒旦沒有什么區別”。正因為“全能神”貪圖錢財,故而凡是加入“全能神”的人,無論老少病弱、貧困富有,他們的救命錢、養老錢、上學錢、低保錢……都讓“全能神”盯上了,幾時不榨干吸盡,幾時都不會收手罷休。

  病人的救命錢

  “全能神”宣稱自己是“全能的醫生!”說什么只要“活在靈里就沒病,只要你有一口氣,神都不會讓你死。……神話就是特效藥!”把自己吹得像活神仙,只要跟隨“全能神”,你有病就能給你治好。“全能神”真的能治病嗎?當然不能!她這樣騙人的目的,無外乎讓患病的信徒把救命錢省下來,“奉獻”給自己。如,家住內蒙古巴林右旗的董林稱,“全能神”邪教分子得知他的孩子患小兒腦積水,求救無門后,前去“開導”他的妻子王梅,稱只有信“神”才能脫離苦海。治病心切的王梅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,不但先后“奉獻”11000元,還被“長老”以“過靈床”為由奸污(《董林:全能神騙財又騙色》凱風網)。又如,《她將救命錢獻給“全能神”丈夫病死家中》(凱風網)一文中,重慶市璧山區大興鎮聯盟村人胡敏,丈夫確認肺結核后,不送丈夫去醫院治療,而是每天為丈夫“禱告”,還把家里借來治病的救命錢8000元“奉獻”給“神”以表忠誠。最終,丈夫因沒有得到及時醫治和細心照顧,病情惡化,含恨去世。網上像這種案例很多,為了私欲,“全能神”從來不顧信徒死活,只要錢歸我所有,你是活是死無所謂。這樣,釀成了很多家庭悲劇。

  學生的上學錢

  近年來,眾多騙子把目光盯上了學生的上學錢,被騙悲劇屢屢發生。這其中,“全能神”邪教也死眼盯上了信邪家庭孩子的上學錢,讓不少莘莘學子因無錢上學與大學失之交臂。如《我把孩子的學費“奉獻”給“全能神”了》一文中的白崇勇,受表妹誘騙而癡迷上“全能神”,自認為“神”能保佑全家人,先后把兒子的7萬多元學費全部給了“全能神”帶領,導致上名牌大學的兒子因無學費棄學外出打工。又如家住鄂爾多斯市47歲的“全能神”信徒龍桂蓮,認為“盡本分”越多,女兒就會考上更好的大學,于是,她取出家里的5萬多元存款全部給了“全能神”組織。為此丈夫氣的與她離婚,女兒棄學打工(《女兒的學費被她“奉獻”給了“全能神”》)。還有山東省郯城縣建筑公司職工鄒全中,癡迷上“全能神”之后,不僅因多次無故曠工被單位開除,而且還把妻子起早貪黑做小生意積攢的6萬錢全部奉獻給了“全能神”,兒子上大學沒有了學費(《父親把我上大學學費全部奉獻全能神》)。我們從以上三個家庭遭遇中可以看出,“全能神”帶領把學生的上學錢騙到手了,不僅對信徒子女沒錢上學的困難置之不理,還對追要部分“奉獻”的信徒進行恐嚇,可見“全能神”多么冷酷邪惡。

  老人的養老錢

  養老錢是老人的“保命錢”,除了保證老人平時生活花銷外,關鍵是在老人得病時有錢看,能救命保命。它是生命保障之基石,家庭穩定的基礎。然而,這個叫囂著“專門來破壞人的家庭的”“全能神”,竟毫無人性地對老人下手,一次次地騙走老人的養老錢,把老人逼上死亡的邊沿。如四川筠連村民王成芬自加入“全能神”后,便要求她交“奉獻款”,當她猶豫不決時,“全能神”骨干就對她進行一次又一次恐嚇威逼,致使王成芬夜不成寐,無奈之下將自己多年積攢下的4萬多元養老錢“奉獻”給了邪教組織(《全能神邪教如此禍害家庭(圖)》凱風網)。又如四川省大邑縣農業銀行退休職工李淑華,被“全能神”帶領騙去10萬元養老錢后,在“傳福音”的路上突發高血壓暈倒路邊,雖經好心人送到醫院保住了老命,但因腦溢血半身不遂了(《全能神騙光李阿姨的養老錢》凱風網)。同樣的案例還有很多,深圳發展銀行退休職工肖梅艷15萬元養老錢被“全能神”卷走了;山東沂水縣農業銀行63歲的退休職工王淑花,為了對“神”盡本分,得到“神”的庇護,執意把自己積攢的11萬元退休金全部“奉獻”給了“全能神”……這些原本金錢不缺、生活無憂、安享晚年的老人,被“全能神”騙光養老錢后,只得靠兒女照顧,不僅給兒女增加經濟負擔,還給兒女添加了工作拖累。

  貧困戶的低保錢

  低保即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,是國家實施的一項惠民政策。貧困戶的低保錢就是貧困人員的吃飯錢、保命錢。就是這樣的一點錢,“全能神”都不放過。如《全能神將魔抓伸向無知老人(凱風網2016-11-10)一文中,上思縣叫安鎮高福村平中屯里58歲的潘玉,2010年春,因腰椎骨質增生,神經受壓迫致腰疼、腿疼,出現駝背。當聽說加入主神教(實際是“全能神”),疑難雜癥不治便愈后,被同村的“好姐妹”騙入邪教,本來說好入教“不交錢的”,誰知入教后,邪教骨干黃麗多次要求她捐款。由于怕得罪“神靈”,怕遭天譴,潘玉還是隨同其他人捐了50元。說到那50元錢,潘玉懊悔不已。平常孫子想買肉吃,潘玉都舍不得花,而今駝背沒治好,卻白捐了50元,這是她每月農村低保補助收入的一半。2017年7月份,在溫州市公安局打擊“全能神”專案中查處30個窩點,抓獲45名組織骨干,溫州警方在查獲的書證中發現一些領低保的信徒,每月也要上交幾百甚至上千元,以上交奉獻款保“平安”。據公安人員了解,“全能神”邪教的經濟來源正是信徒的“奉獻款”。邪教組織一方面要求信徒“盡本分”,另一方面通過不斷向信徒灌輸“只要上交‘奉獻’,神就能保證他們不得病,遠離災難”等思想,對信徒的精神進行控制,借著“神”的名義騙錢斂財。

  農民工的血汗錢

  背鄉離井,出門打拼的農民工,干著又臟又苦的活,冒酷暑、頂嚴寒,掙的是辛苦錢、血汗錢。對于這個群體,國家十分關心,出臺政策和法規保護他們的合法權益,社會也對他們關愛有加,很多溫暖的故事催人淚下。然而,沒有人性的“全能神”就不管不顧這些人的死活,盯著他們的血汗錢、養家錢不放,千方百計把他們拉入邪教,實行精神控制,然后,一點點掏空他們的錢包。如《“全能神”騙走我6萬積蓄》(凱風網2016-06-11)文中的62歲的范育芬,是四川長寧縣梅白鄉文化村村民。老伴叫丁學良,今年63歲,為了補貼家用,平日里除了務農外,農閑時也出去打些零工,家里積攢了不少錢。身體不好的范育芬舍不得花錢吃藥,更相信“全能神”所說的信“神”可以避災,保佑全家健康,不會生病。老人瞞著丈夫先后10多次將家里的全部積蓄6萬多元都給了“全能神”。土地荒了、牲畜死了,家中四壁皆空,丈夫一氣之下離開了她。還有泰安市華豐鎮南良夫村家庭婦女王秋香,原本有一個做夢都是笑的幸福家庭,被他人騙入“全能神”邪教后,百元幾百元的交了三十多次“奉獻款”,把省吃儉用、靠孩子們辛苦多年打工掙來的一萬多元錢全部耗盡,害得孩子沒了訂婚錢。好在,善良的她們最終醒悟了,認識到“全能神”就是害人的邪教(《我把兒子打工掙來的錢“奉獻”給了全能神》凱風網2016-10-08)。

  女人保管的生活費

  男主外,女主內,是一般家庭的生活模式。女人是家的靈魂,管理著家里的經濟,承擔著家務的責任。邪教“全能神”拉攏女性入教的目的,就是盯上了女人手中掌握的“生活費”。如,《全能神卷走了我的生活費(圖)》(凱風網2014-06-04)中的80后婦女李清霞,南京市溧水區洪藍鎮人,離婚后,被生活在同一小區的一位大媽騙入“全能神”,通過幾次交往,她誤認為“找到一種幸福感”。她“傳福音”時,自己掏錢買一些女式衣服、肥皂、洗衣粉等日用品,分文不要地送給發展對象。她聽信一個叫小蘭的“全能神”骨干的鬼話,只有為“神”付出的越多,自己的層次才能越高,將來地球爆炸之時才能使自己和兒子上天堂。于是,她就把自己離婚時法院判給的2.5萬元積蓄,前后分三次上交了“奉獻金”,因貢獻大而成為“教會”帶領。2012年12月上旬,外出“交通”時被公安機關逮個正著。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幫助下,醒悟后的李清霞向上線索要“奉獻金”時,“全能神”組織切斷了與原來小區的一切聯系,將她們徹底拋棄了!李清霞對采訪者說:“全能神卷走了我的錢財,讓我淪落到一無所有的境地。”還有廣東興寧人45歲婦女陳愛麗,誤入“全能神”后,不但經常“奉獻”一家人生活費,而且還與丈夫離了婚。在志愿者的幫助下,幡然悔悟的陳愛麗,在小區里擺攤點賣鹵菜,重新開始自己新的人生。她現在決心做一名反邪教自愿者,要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誡那些還在癡迷邪教的人們,不要再上當受騙了(《她的生活費交了“奉獻款”》中國反邪教網2018-09-10)。

  老百姓的賣房錢

  房子是家人的歸宿,是幸福生活的必要條件。很多人為了給家人創造幸福,一輩子省吃儉用、傾其所有,才完成心愿。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“全能神”信徒反其道而行之,這些人被歪理邪說洗腦蠱惑后,竟然不惜毀掉幸福生活,賣房“奉獻”給“神”。如,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區大洲鎮五石埂村村民胡水仙和丈夫李鴻財,自2006年信上“全能神”后,深信“世界末日就要來臨”,為了去“天堂”,他們不斷向神“奉獻”,2007年,胡水仙被“提拔”為“帶領”之后,夫婦倆更堅定地認為,只有為“神”付出越多,自己的“層次”才能越高,將來地球毀滅之時才能使自己一家上天堂。2008年,夫婦倆賣掉在衢州市區購買的兩套商品房,將47萬賣房款“奉獻”給了“全能神”。這種病態的行為導致的結果是,胡水仙和丈夫李鴻財的生活難以為繼,所謂的“上天堂”更是不可能,成為當地人的笑柄(2012年12月13日凱風網《實際神卷走了胡水仙五十三萬人民幣》)。銀川市西夏區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成員關某某受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“世界末日”歪理邪說蠱惑,變賣房屋,將30萬元售房款“奉獻”給了“全能神”(《遼寧寧夏嚴打“全能神”邪教》鳳凰資訊)。遼寧省丹東市振安區五龍背鎮農民楊家財,2011年當地拆遷得到了三套安置房,除了各類補償后,還有賣房款的30多萬元。2012年的夏天,丹東地區遭受了嚴重的局部洪災,楊家財聚會點所說的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了,打那以后,他白天下跪禱告,晚上出去聚會,并開始背著家里交奉獻金,最多一次竟上交了十萬元。最后,楊家財為了多交奉獻金,竟然將住房抵押了出去,落得一貧如洗(《全能神讓我一貧如洗》凱風網2014-03-10)。

  企業家的財產

  俗話說,不怕賊偷,就怕賊惦記。邪教比賊可怕,你再有錢,一旦讓“全能神”盯上,最后都成了窮光蛋。如浙江省松陽縣古市鎮的干先生。早在1993年,干先生就涉足炒貨設備行業,先后設計、生產過200多個不同規格的炒貨設備,參加過炒貨設備行業最早的企業標準制定。他先后在西安市創辦了四家公司,曾經是西安市商界的風云人物,資產最多時達七八千萬。有媒體稱其為炒貨設備行業創始人。自從2004年妻子癡迷“全能神”后,一切都變了……妻子在10多年里到底為邪教“全能神”上交了多少“奉獻款”,就連丈夫都無法計算。4年前,干先生在妻子的拖累下,企業破產。干先生憤怒地說:“全能神”給家庭帶來了滅頂之災(《炒貨設備行業創始人:“全能神”給家庭帶來了滅頂之災》中國反邪教網2018-05-22)。再如,因散布邪教言論被拘留的葛某,她原本擁有愛她的丈夫、可愛的兒子,還經營著旅館和理發店,生活條件較為不錯。但因為接觸了“全能神”邪教后,拋夫棄子,一心只想著到處去宣揚“實際神”教義,導致產業倒閉,家庭破裂,丈夫和孩子都遠離了她(《浙江寧海拘捕17名“全能神”邪教人員》新華網2012-12-20)。一些商人做起生意來很聰明,然面對邪教蠱惑時卻顯得非常弱智,被邪教騙得陀螺轉,最終落得個妻離子散、一貧如洗。雖然這些人后來醒悟了,想通了,但都是悔恨晚矣!

  路德萊斯大學、西方知名記者和電臺脫口秀主持人馬克·麥吉說“全能神是一個危險的邪教。”是的,她不僅盯上了你的錢,而且還要破壞你的家庭,剝奪你的生命。誰沾染誰倒霉!為了財產安全、家庭和諧、生命健康,讓我們舉起法律武器,狠狠打擊這個萬惡的邪教組織吧!

關鍵詞:河北反邪教,對邪教說不

責任編輯:趙文強
河北快三开奖记录 北京pk10全天精准计划 北京pk10高手单期计划 街机千炮捕鱼达人下载 双色球幸运号码彩乐乐 2月21日股票推荐 双色球走势图胆拖玩法 七星彩前四位电脑算法 广西快三开奖网址 干饮食什么赚钱 手机棋牌二人麻将